搜索咨询电话:13983170500
法律新闻
全国多个癌症村接连曝光 矛头直指水污染 被浏览次数:23次 发布日期:2014-09-02 \  全国多个癌症村接连曝光 矛头直指水污染2013年08月12日01:26 经济参考报 我有话说(4762人参与)  “癌症村”接连曝光矛头直指水污染

  编者按:

  水是生命之源。可是,随着城镇化、工业发展以及人口数量的不断膨胀,我国面临十分严峻的水污染形势,部分地区水质甚至出现持续恶化的状况。部分专家学者惊呼,地下水污染问题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一些地区癌症呈现高发态势,甚至出现“癌症村”,即被认为与长期水污染关系密切。水污染带来的伤害不容回避。为此,本报记者分赴安徽、山东、河北、陕西等地,深入农村,多方采访,直面并展现当下水污染的触目惊心、治理之难,提出应对之策,报道将分上、下篇推出,敬请关注。

  受一些地区发生的水污染事件影响,“癌症村”一词近几年频频见诸报端。这个由媒体和公益人士提出的概念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部分地区污染对生存带来的挑战。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个省市采访发现,绝大多数被贴上“癌症村”标签的村庄,在缺乏必要医学调查认定情况下,村民普遍反映有疾病多发状况,饮水安全普遍受到不同程度威胁,他们渴望摆脱恶化的生存环境。专家建议,国家应进行权威调查并公布结果。

  “癌症村”:水污染惹的祸?

  伴随着部分地区地下水污染传闻被热炒,有关“癌症村”的报道不断出现。事实上,早在2009年,《凤凰周刊》以《中国百处致癌危地》作为封面故事,讲述了我国百处致癌危地。同年,华中师范大学地理系学生孙月飞作了题为《中国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的本科毕业论文。

  这份论文显示,有197个“癌症村”记录了村名或得以确认,有2处分别描述为10多个村庄和20多个村庄,还有9处区域不能确认“癌症村”数量,这样,中国“癌症村”的数量应该超过247个,涵盖大陆的27个省份,这也是被引述次数最多的数据。

  在群众环保意识不断提升的情况下,“癌症村”再次被提及引发持续关注。而今年2月份环境保护部印发的《化学品环境风险防控“十二五”规划》中阐述,个别地区甚至出现“癌症村”等严重的健康和社会问题,被网络及媒体作为“癌症村”存在的官方的表述广泛引用。

  由于缺乏权威数据,网络流传的“癌症村”的数量并不统一,但绝大多数报道均将癌症等疾病高发的矛头指向饮用水受到污染。署名为“徐超-环保研究员”的新浪微博用户表示,我国数十“癌症村”中,64个有由水污染导致,排名第一。“癌症村”分布图和水质图惊人相似!

  记者从百度搜索“癌症村 水污染”关键字就有100多万个相关网页。记者发现,关于“癌症村”的汇总基本是依据媒体报道划分的,这些报道的时段集中在本世纪头10年。慧聪水工业网援引报道指出,网络热传的“癌症村”地图中都不同程度存在污染。“癌症村”集中在中东部经济较发达地区,靠近城市,不同程度存在环境污染,特别是水源污染。

  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李景虹认为,饮用水水源对人体健康安全至关重要。长期接触或者饮用受致突变、致癌物质污染的水,可使饮用人群癌症发病率提高。

  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表示,我国北方地区主要饮用水来源于地下水,但包括亚硝酸盐、硝酸盐和氨氮在内的“三氮”以及重金属都是目前地下水的普遍污染物,这些长期接触都会致癌。

  “癌症村”及周边生态堪忧

  记者结合有关报道和网络上盛传的“癌症村”地图赴河北、天津、山东、陕西、海南、安徽等省市实地探访发现,村民普遍感到患癌症的情况严重,却无法提供确切数字,他们怀疑水污染的恶果正在集中爆发。

  河北黄骅中捷农场十六队是《中国癌症村的地理分布研究》中提到“癌症村”之一。记者日前赴当地采访,在村边正好碰到三位外出工作的村民。他们抱怨说,村里的水早就不能喝了,现在全都在喝桶装水。

  50来岁的村民李学文从外地迁居这里10多年。他说,村里抽出来的水颜色发黄,村民不敢喝,只用来刷锅、洗衣服。这里得癌症的不少,这几年有10多个,但不确定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除了十六队外,中捷农场场部、刘官庄村、辛庄子村也是当地的“癌症村”。据辛庄子村村民介绍,因为受附近化工区的影响,村里很多人现在都闹着要集体搬迁,为保障饮用水,村里两年前买了一台大型净水机,两天放一次水,5角钱可买50斤。村民王桂香家的厨房里放着一个白色的塑料水壶,就是专门装村里的净化水的。她告诉记者,“村里的水井距离化工区也就1公里左右,附近的一条河颜色已经发黑,有时自来水管里的水发黄,大家都害怕受到化工厂污染,都不敢喝了。”

  安徽省地质调查院副总工程师、水文地质环境地质调查所原所长杨则东说,在浅层地下水被污染的地区,尤其是一些河水为劣五类的河流沿岸,出现了癌症发病率高的情况。这一观点得到了山东省环保厅厅长张波认同。他说,所有的污染都是沿河环湖以及过去的化工园区产生的,这片污染的水很难修复好。

  一些曾经被报道的“癌症村”患病人数近年来也有减少的状况,但村居环境仍然令人担忧。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贺嘴头村从1991年到2003年间,全村共有46人因癌症死亡,高峰期时几乎一个月死亡一名村民,多以罹患食道癌、胃癌为主,这两年数量有所减少。党支部书记贺智华告诉记者,去年村里去世两人,分别是癌病和正常死亡。

  村民赵淑媛说,过去这里河的上游都是造纸上流出红水,还有酒精厂、金属化工厂,现在河边的沙子挖下去两米多就是红色或者黄色的,村里有深井吃水,但村民自家打的井6米深,水质仍然浑浊。

  位于太阳河流域下游海南北坡镇南岛村的情况比较类似。这个村1997年至2001年患恶性肿瘤死亡人数 多 达1 6 5例,该地区患恶性肿瘤死亡率高达1.17%。但老村支书陈群君说,并不清楚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恶性肿瘤患者,现在村里已经通了自来水,饮水安全有了保障,但太阳河的旧河道和各条支流大多变成了流通不畅的死水,污染源不断增加,出现海水倒灌等现象,淤积河道臭气熏天,影响了基本生活。

  须正视地下水危机

  接受采访的“癌症村”村民普遍希望,能够尽快改善他们的生态环境,同时弄清楚到底村里的疾病与饮用水不安全是否有关,经济欠发达地区不应成为污染的转移地。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中捷农场暗访发现,当地多个村就处于一个化工业园区的周边,区内化工厂大小有十几家,一些厂区内不时散发着刺鼻的味道。而据附近村的村民反映,这里的化工厂都是被其他省市淘汰后转移到这里的,在当地最长的已有十多年,他们都认为村里的水就是被化工厂污染的。

  “总说建设新农村,别的不说,空气和水对老百姓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这都没法保证,还谈什么新农村!”辛庄子一位姓孙的村民说,“俺家3个孩子都买净化的水喝,老担心脏水影响他们的生育能力,赶快跟政府反映一下,让这些化工厂搬走吧!”

  慧聪水工业网指出,“癌症村地图”或者确有疏漏。在细节与实证方面,也确有值得商榷之处。但就权威学术机构与官方职能部门不同程度的印证来说,未必是空穴来风。它说明我们在产业转移与转型升级中,城乡环保差距也呈现出了“二元化”趋势,城市污染问题值得关注,农村污染也不能掉以轻心。

  郑春苗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淮河以北10多个省份约有3000万人在引用高硝酸盐水;农村约有3.6亿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让人瞠目结舌的数据揭示了一直处于“潜伏”状态的地下水危机。

  要求改善生存环境的同时,也有部分村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派人到“癌症村”里的进行调查水质及疾病情况,对这些村的环境进行科学评价,而不是总落入先看到媒体报道,然后再听到政府部门否认的怪圈里。

  杨则东表示,癌症发病与常年饮用水受污染,两者之间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需要有专业机构进行调查研究,目前没有专业的研究不应轻易下结论。张波则认为,仅凭部分村民的反映,就称一个村为“癌症村”有点过于随意,建议由卫生部门进行医学调查,而不是轻易地给一个地方戴上“癌症”的帽子,而引发恐慌。

  有关专家认为,“癌症村”背后的污染直接关联的是排污企业,但引进和批准企业政府部门也难逃干系,但往往受到影响的村民只有硬着头皮接受被污染的事实,建议建立责任追溯机制,在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对污染企业坚决关停,采取措施积极恢复生态,并对政府及有关负责人追责。

  多地水质持续恶化治理难度加大

  □记者 程士华 王昆 刘宝森 合肥 石家庄 济南报道

  水污染防治一直是国家重点关注的领域。尽管如此,当前水污染的整体形势未扭转,依然十分严峻,部分地区水质出现继续恶化的状况,且出现了新形势和新特点。

  从污染分布上,随着部分污染企业从东部向西部迁徙,水污染也呈现自东向西、从下游向上游扩散的趋势。

  记者了解到,目前污染正从城市向农村地区扩散。不少农户超量使用农药或禁止的剧毒农药,导致水体被农药所污染。部分高污染企业将工厂由大城市迁往农村地区,而农村地区污水处理能力薄弱,大量废水不经处理就排放。这些废水通过农业灌溉使得污染物再次进入食物链,造成二次污染。

  从污染空间看,水污染从地表水扩散到地下水,地下水污染形势十分严峻。国土资源部原总工程师张洪涛说,近些年,随着我国城市化、工业化进程加快,部分地区地下水超采严重,水位持续下降;一些地区城市污水、生活垃圾和工业废弃污液以及化肥农药等渗漏渗透,造成地下水环境质量恶化、污染问题日益突出。

  国土资源部公布的《2012年中国国土资源公报》显示,中国198个地市级行政区4949个监测点显示,近六成地下水为“差”,其中16.8%监测点水质呈极差级。

  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环境地质环境研究所历经五年完成的《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调查评价》显示,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且污染较为严重,未受污染的地下水仅占采样点的55.87%,遭受不同程度污染的地下水高达44.13%。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皖冀鲁等地农村采访获悉,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污染问题突出,污染物严重超标。目前,地下水受到企业违规偷排、农村渗井排放、农药化肥过度使用等严重威胁。

  从污染物角度看,以砷、铅、镉、铬汞为主的重金属和多氯联苯、二噁英等持久性化合物已经成为水污染物的重要组成部分。相较氨氮等传统污染物,这类污染物不易处理,难以降解,对自然环境和人体的危害大。

  长期跟踪研究砷污染的环保学者董良杰告诉记者,中国是世界砷储量最大的国家,占全世界储量的70%。我国的砷污染主要来自砷化物和部分金属的开采和冶炼。由于难以处理,不少企业将含有砷的废水偷排入河道和用渗井偷排地下。

  董良杰说,砷的毒性极大,直接损害人的肾功能。他举例说,在孟加拉国,有一半的人口———7700万人受到砷污染,造成200万人中毒。邻国尼泊尔,人口2000多万,有250万人因为饮用含砷污水导致肾病。“目前我国每年砷开采量达到十余万吨,产生上亿吨含砷的有毒矿渣,如果不严肃处理,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此外,还有一些新兴污染物目前尚未被人们全面了解。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教授郑春苗说,大量药物通过人畜代谢后进入自然环境,也会造成污染。这种药物污染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处于初期研究阶段,如美国,已经在本国的地下水中检测到了镇定剂的成分。我国是人畜药品使用量最大的国家,药物污染的规模可想而知,但目前这一方面的调查与影响基本上处于空白状态。

  “不敢喝水管里的水,只喝桶装水”

  □记者 王昆 程士华 杨一苗 石家庄 合肥 西安报道

  翟庄子村是天津市最南的一个边界村。正在拉柴禾的杨振起说,这个村打的井水喝不得,又咸又有味。现在村里喝的是“专供水”,每壶0.5元。而村里的井水只用来刷锅洗衣服,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2-3年。“人家有钱的买2.5元一壶的,咱没钱的买0.5元一壶的。”

  在进入河北沧县大官厅白贾村的路上,《经济参考报》记者见到了村民杨连阁口中的张家沟子河,河底颜色呈现砖红色,河水不深,河道中垃圾较多,而这个村的吃水井就在距离河不远的地方。

  在杨连阁家里,他的老伴在说起饮用水时的态度让人惊诧:“俺俩人老了,爱死死去吧!现在村里得癌症、脑栓塞多了,附近哪个村都有十个八个。”

  白贾村的吃水井距离张家沟子河只有7-8米,如果有污水流过,喝的水就有味,一般年轻人喝桶装水,一桶2.5元。杨连阁40多岁的儿子说,“我不敢喝水管里的水,只喝桶装水。”

  陕西省商洛市商州区贺嘴头村位于南秦河与丹江交汇的三角地带。目前村里的供水情况是,每天定时供水,有时断水。村民自家打的井约6米深,但水质浑浊。

  据村支书贺智华介绍,“最严重的时候,贺嘴头村田地里的庄稼都成活不了,自家井里打出来的水,连牲口都不愿意喝。当时种菜什么的都种不成,都死了,根烂了。市疾控中心、区环保局都来取过水样,但不知道结果是啥情况。”

  在农村地区,由于生活饮用水安全问题比突出,村民普遍担心身体健康受到影响。

  《经济参考报》记者步入河北黄骅辛庄子村时,一对夫妇正在院子里盖房,记者说是来了解饮水情况的。他们立即大倒苦水。

  “快毒死了,村里的水一波一波的,有时自来水变成了红色。10天前,自来水一拧开就是铁锈色。”这家姓孙的男主人说,“俺家3个孩子都买大队净化的水喝,老担心这脏水影响孩子们生育能力,赶快跟政府反映一下,让周边化工厂搬走吧!”

  河北省沙河市白塔镇权村2100多人,村民生活饮用水已经严重超标。“我们村到邢台化验过水质,水不能喝。”一位杜姓村民说,“很多村民都去买水,尤其是小青年,条件不好的就凑合着这么喝呗。”

  据村支书杨学文提供的由邢台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中显示,权村饮用水的总硬度、硫酸盐、氯化物、硝酸盐氮、溶解性总固体不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 B5749--2006,不适合饮用。

  记者随后向有关医学专家了解,当饮水中硝酸盐含量达到90~140m g/L时,就能导致婴儿高铁血红蛋白症(蓝婴病)。当人体摄取过量硝酸盐后,在微生物作用下可被还原为亚硝酸盐,引起高铁血红蛋白症,血液中高铁血红素含量达70%时,可导致窒息而死。

  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说,在我国农村,村民大多是将用手压井直接抽取的浅层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源。但地下水污染形势日益严峻,我国农村大约有3.6亿人喝不上符合标准的饮用水。

  “不管北方南方,对于国家规定的106项饮用水指标,能够满足检查的仪器设备不足50%。最严重的、对人体危害最大的指标,没有办法检查,甚至连装备都没有。”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张云川说。

  “现在国家非常重视自来水的安全,要让人民群众喝上放心的水。但目前地下水、水系河道综合治理以及自来水厂都存在一些问题。”张云川说,“我们的自来水,不要说地下水、河道达不到取水要求。就连部分水厂也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处理要求。”

  “我们的机器老化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个别设备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相当一部分是90年代。”石家庄市供水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水质检测要达到106项,仅设备投入就1000万元,好多高端设备都是进口的,一台就要上百万,一次性投入很大,导致一些县市水质监测项目少。

  陕西铜川市自来水集团公司总工程师纪占华表示,当前,全国水源的水质不断恶化,新的106项饮用水标准倒逼着企业进行升级改造。没达到检测能力是各地普遍面临的问题,大部分省会城市能实现106指标的检测,县级也就是9到16项。

  专家建议,国家应控制新污染源的产生,提升水厂的生产工艺和硬件设施,同时,加快农村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划定,改善污染较重的地区的水质,实施农村饮用水水质定期检测,保障农村饮水安全。目前当务之急是要控制新污染源的产生,对一些污染严重的新建项目,坚决不予审批,尤其是小型的造纸、化工、炼油等项目。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正规法律意见,请根据具体案情咨询律师,获得专业解答!!
下一条信息:伪造印章 作“假”犯罪受到真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