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咨询电话:13983170500
法律新闻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嫖娼”事件 被浏览次数:25次 发布日期:2014-09-02 \  郭祥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因上海“法官嫖娼”一事而见诸全国媒体,作为事件组织者的郭祥华,是上海建工四建集团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四建集团是上市公司上海建工的全资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建工2012年的招待费高达1.78亿元,占当年营收的比例为0.19%,占净利润的比例达到11.12%。郭祥华作为嫖娼事件的组织者,其费用是否是上市公司“招待费”的一部分,也受到外界的关注。

  上海四建近期并无诉讼案件

  “法官集体招嫖”事件曝光后,其组织者郭祥华的单位是上海建工四建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主要从事建筑施工业务。

  事件发生后,根据上海市公布的处理结果,郭祥华被任职单位撤职并解除劳动合同。

  但这一活动是否是四建集团的公务呢?郭祥华招待法官选择的地点是上海衡山度假村,衡山度假村是上海财政局认定的“2013-2014年党政机关出差(会议)定点饭店”。

  此前上海建工董秘尤卫平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根据该公司的调查显示,郭祥华请法官吃饭并不涉及具体的案件,一般来说,上海建工的业务招待费支出都是需要领导批准的,郭祥华请客吃饭未经领导批准,可能是郭跟涉事法官私下的交情。

  8月9日,上海建工证券事务代表李胜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目前知道的并不比早先报道的更多。”他说更多的采访需发函至公司,但至截稿时止,记者未收到其回复。

  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材料,郭祥华所在的上海四建目前并无诉讼案件在审理。

  上海建工2011年至2012年中期的报告显示,期间上海建工并无诉讼事项。仅在2012年年报中有一则因收购其他公司而刊载于报表的诉讼。

  上海建工在2012年年报中披露了一则未决诉讼,这则诉讼在2006年由上海新东房地产公司提起,起诉上海华谊建设。华谊建设60%股权在2012年4月被上海建工收购,因此这一诉讼也转入上海建工报表下披露。

  曾多次承建法院建筑

  上海四建是上海建工旗下一家子公司,其网站显示,该公司在上海建设的项目包括上海世博中国馆、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上海磁悬浮示范线路等。

  郭祥华所在的综合管理部是这家公司旗下13个一级部门之一。

  虽然上海四建近年来无诉讼,但上海四建早先与上海高院以及上海整个法院系统有密切的业务往来。

  资料显示,上海四建正是上海高院部分建筑的承建者。

  载于上海四建官方网页上的信息显示,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海事法院综合楼、上海一中院审判法庭楼均是该公司的代表作品之一,其中上海高级人民法院还是获奖建筑项目。

  不过上海四建与上海高院的建筑业务合同签订时间远在11年前。

  2002年的三季报信息显示,2002年7月10日,上海建工下属上海四建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签订合同,四建承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办公楼工程,合同金额为1.42亿元。

  媒体和行业网站显示,近期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并无建筑方面的招标信息出现。

  每百元利润背后11元招待费

  2012年的年报显示,上海建工招待费居全部A股公司第四位,2012年招待费为1.78亿元。

  但按照利润来看,上海建工是招待费最多的10家公司中,招待费比例最高的一家。上海建工2012年净利润16亿元,招待费1.78亿元,占比达到11.12%。

  从这个角度看,此前媒体评论上海建工每赚到100元,背后花了11元用于“招待”并非虚言。

  “招待费”是国内上市公司列于管理费用下的一项支出,在会计科目中指的是企业为生产、经营合理需要而发生支付的应酬费用。哪些算作招待费并无准确界定,操作上,企业经营产生的宴请、工作餐开支、赠送纪念品开支、参观开支以及由此带来的交通费等都算作招待费。

  因此“招待费”也被形象地称为“吃喝送礼费”“迎来送往费”。

  但从招待费和营收的比例看,上海建工的招待费控制在建筑行业中处于相对较好的水平。

  从营收占比看,2012年上海建工招待费占营收比例为0.19%,费用控制在前四家建筑企业中,仅逊于招待费规模最大的中国铁建,中国铁建这一比例为0.17%,而中国交建、中国水电分别是0.26%和0.27%。

  上海建工在5月份曾回应称,业务招待费金额大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公司规模快速扩大,并表企业156家,在建工程近千个,另一方面其业务从上海向外地扩展,需要积累新的客户资源。

  而从收入分类看,虽然旗下数家建筑公司承建了多处地铁、政府机关楼馆等建筑,但由于国内房地产市场的繁荣,上海建工也在民用建筑领域快速发展。

  2012年年报显示,上海建工前五大客户中4家是房地产开发商,对前五家客户的营收为48.4亿元,占比仅有5.22%。

  从产品类比看,2012年上海建工一般民用建筑的营业收入27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的29.38%,是第一大产品类别。公共设施建筑占比25%,而市政建筑占比9.4%。

  延伸

  上市公司招待费

  建筑企业名列前茅

  去年5家建筑上市企业招待费过亿元

  上市企业的招待费曾在今年5月份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在“上市公司业务招待费”排名居前的公司中,建筑行业名列前茅。

  2012年上市公司年报显示,A股“业务招待费”居前的5家公司都涉足建筑行业。其中招待费用绝对金额最高的中国铁建,去年一年招待费达到8.37亿元,招待费上亿元的企业超过10家。

  但业务招待费并非最大的问题。中债资信公司今年5月曾发布报告认为,虽然从绝对数额看,建筑工程企业的业务招待费的确较高,但应结合营业收入和经营现金流入量进行分析,业务招待费对建筑企业的盈利指标及偿债指标存在影响但不显著。

  以中国铁建为例,这家公司5月份回应说,其2012年度的业务招待费,是从分布于全国各地以及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1000多个核算单位逐级汇总上来的,每个核算单位平均约7.6万元。

  一些超出“招待”范围的问题涉及的资金,往往也不会体现在“招待费”之内。

  “权力密集”和“资本密集”的建筑行业,往往是腐败丑闻高发地带。监察部网站在2012年披露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8月底,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工程建设领域违纪违法问题举报5.07万件,立案2.71万件,查实2.43万件。

  部分案例为观察这一领域的情况提供了窗口。

  民营建筑公司龙元建设曾爆出员工行贿丑闻。2005年,龙元建设曾公告称原副总经理赖野君“因其个人涉嫌行贿”被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批捕。

  纪检部门查证该公司副总经理赖野君在承接宁波大剧院等重大工程时,曾向宁波市政府部分官员行贿。

  当时的公开报道显示,2001年开始,赖野君等人采取直接给付人民币或美元现金的方式,行贿相关官员。

  而与此相关的是,龙元建设先后获得宁波世纪大道等多个项目,而在承建宁波大剧院项目期间,工程预算从1亿元涨至结算时的6.2亿元。

  建筑行业人士指出,一个项目“打点”的费用,一般会计入这个项目的成本里面,而不是出现在管理费当中。

  新京报记者吴敏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正规法律意见,请根据具体案情咨询律师,获得专业解答!!
下一条信息:四川阆中国土局就官网言论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