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咨询电话:13983170500
法律新闻
蒋惠岭:监督莫如保障 被浏览次数:20次 发布日期:2014-09-02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不精确的,因此人们会使用某些标准来衡量与规范。在物质世界中使用磅秤,在精神生活中则使用天平。你可以声称不信任任何人,而你通常会给予天平无条件的信任,只因为它是天平,一种具有特殊地位的机制。与之相应的是,如果天平失灵使你感到自己的信任被愚弄时,不论是失灵源于自身原因还是外在因素,你的反应也会加倍强烈,心中受到的伤害更深,因为毁了对天平的信任,等于毁了人的精神支柱。
 
  如果天平真的失灵了(不论什么原因),人们到底会有哪些非同寻常的强烈反应呢?生活中的一次亲身经历给了我一个提示。近日在下班途中驻足买了一个西瓜。卖瓜人的秤上显示8公斤,而我凭直觉判定此瓜根本没有那么重。但是,天平(磅秤)在说话啊!不踏实地提回家中,一称,只有6.5公斤。受到欺骗,心中不禁发狠:砸烂你卖瓜人的秤!让工商来罚你!让城管来管你!即使工商部门野蛮执法,我也未必同情那个愚弄我的信任的卖瓜人!
 
  其实,这种过激反应只是自我发泄、自我安慰的方式而已,强烈而朴素的道德判断标准甚至掩饰了我的不理智。由此,我联想到了当事人、公众、社会、检察机关、政府、人大、党委、我所在的行当———司法领域出现不公现象时的反应。当司法的天平失灵时,伴之而来的便是震耳欲聋的“监督”之声,正如受骗的买瓜人期待着工商、城管来监管、惩处卖瓜人一样。
 
  原来大家都很难超越这一点。
 
  但我很快发现这种反应可以体现在与你发生法律关系的另一方当事人身上,但不应当体现在评判、衡量当事人之间是非曲直的中立裁判者即天平身上。天平承受不起这样的反应。司法也承受不起这种反应。
 
  司法是什么?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保障,或者说是天平价值的外在表现形式。人们把寻求法律保护的最后一道防线赋予了司法,对它寄予最终且没有退路的期望。司法的价值就在于为广大人民提供一个心甘情愿相信而且也不能不信的天平,实际上它也是一架人们刻意铸造的天平。人总要有信仰,争议总要有人说了算。就像人要造神一样,权力系统内也必须造出一个天平一样的决定者来。可想而知,对这样的角色的要求也是十分苛刻的:
 
  它必须是有能力的。它的能力体现在对公平正义的深刻理解上,体现在对公平正义内核与外壳的有机结合上,体现在适用法律的高超技能上。
 
  它必须是中立的。司法不是左边的法码,也不是右边的法码。它不会暗自或明示地为左边的法码加力,也不会暗自或明示地为右边的法码减力。
 
  它的中立必须是有保障的。它不害怕公正裁判而使一方当事人不悦,它不担心依据法律所作的裁判受到外界攻击,它不必为自己的生存而拿法律作交易。
 
  法官是司法的人格化,是看护、掌管、运用天平的人,是独立地以天平的基因码———法律作为精神支撑的人。如果让法官作卖瓜人,个人利益介入其中,即使天平自身质量再好,也经不住个别卖瓜人做手脚;如果让法官作买瓜人,虽然自己无力直接控制天平,但一旦受到伤害便会把街坊四邻喊来评理,最终使天平陷于无助状态,惟有任人宰割,最终导致无序。
 
  条件归条件,道理归道理。实践中,司法天平失灵的情况并不少见。当天平因失灵而不能承载人们的信赖和期望时,人们会作出不同反应,想出多种办法:
 
  派若干监督员一周7天、一天24小时站在法官和天平后面,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从不同角度监视法官行为和天平运行,称为“监督法”。
 
  对于无能力看护和运用天平的法官采取惩戒措施,加强管理,称为“管束法”。
 
  为天平和看护天平者提供可以抵御人类弱点的保障,把“宝”押在法律上,把“宝”押在法官上,称为“保障法”。
 
  面对不准确的天平,人人诛之,甚至亲自动手把秤的刻度扳过来,或者把短缺的3斤补上去,并声明刻度名为10斤,实为7斤,称为“插手法”。
 
  采取实用主义态度,不论什么措施,只要有(点儿)效果的都可以采取,称为“眉毛胡子法”。
 
  或者,干脆把天平砸了解气!称为“毁灭法”。
 
  ……
 
  到底哪一种好?每一种都有各自的基础,而选择时还要看天平失灵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对于内部原因造成的天平失灵,则需要重新检视社会价值取向是否出现了问题,国家政策是否误导了公平正义的理解,以及人性弱点在天平铸造和运用中的体现等等。所能采取的措施首先是在全社会树立正确的公平正义观,同时要提高铸造天平的水平。人们不可能期望一个低质的天平会带来公平的结果。如果十三斤刻度上的法码只有十斤重,那就提高制造水平吧!
 
  对于外部原因造成的天平失灵,更需对症下药。一方面要对人为制造不公平结果的看护、监管天平者严加管束,更重要的是要确保他们不是一方当事人,或者站到了当事人一方。如果一个本来精准的天平落在利害关系人手里,天平则难以正常发挥作用;如果看护、运用天平的人的地位、身份、待遇不能与神圣的天平相配,他们迟早会随利害关系人的指挥棒而动的。
 
  针对司法天平的失灵,多数人自然想到了监督。目前看来,对司法的监督呼声不绝于耳,内外监督、上下监督不可谓少,监督的严密程度不可谓低,但效果并不乐观。为什么呢?因为这里的被监督者是“天平”,是一个在社会关系中发挥特殊作用的机制。如果把重点放在天平(磅秤)出厂后的监督上,其结果经常会演化为天平受到人为左右,甚至成为受人摆布的工具。张婆婆认为你缺三斤,就说十三斤刻度实为十斤;李婆婆认为你缺五斤,就说十五斤刻度实为十斤。天平自己不再是天平,而成了虚弱的快餐正义,令人一时痛快,却贻害长远。如果一国社会正义的天平沦落到此等地步,问题就真的大了,因为那时天平可能已经不复存在。如果人们找不到天平,或者不再相信天平,它将演化成一种信仰危机。毁了对天平的信任,等于毁了社会秩序的基础。这种结果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社会将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如果换一种思路,我们不是采取消极、被动、威慑性的监督,而是把重点放在建立积极、主动、建设性的保障机制上,这样既能保证天平的独立作用,又能培养人们对天平权威的自然敬畏感,效果可能更好。尽管普通人在思想上转不过这个弯来,但强化保障会更适合于天平这一特别机制的特点,而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成功经验为我们提供了参考。
 
  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明智地选择消除司法不公、恢复天平信任的出路。
 
  我的看法是,监督莫如保障。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不代表正规法律意见,请根据具体案情咨询律师,获得专业解答!!
下一条信息:杨立新:民事立法的开放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