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咨询电话:13983170500
经典案例
间谍、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案例分析 被浏览次数:45次 发布日期:2014-09-04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魏金宝,别名魏依三,男,1972年12月10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汉族,小学文化,工人,住连江县筱埕镇蛤沙村环山路30号。1999年4月12日因本案被监视居住,同月23日被刑事拘留,5月29日被逮捕,现押于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陈成梁,福州君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福南,男,1970年1月10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小学文化,汉族,渔民,住连江县筱埕镇定海村东大路70号。1999年3月18日因本案被监视居住,同年3月21日被刑事拘留,4月19日被逮捕,现押于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江家云,别名江加云,江家好,化名林继红,男,1970年4月10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连江县筱埕镇埕口村正和路4号。1988年4月因盗窃被福州市郊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1999年3月12日因本案被拘传,同月13日被监视居住,同月2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5日被逮捕,现押于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方是铿,男,1966年10月5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汉族,小学文化,渔民,住连江县筱埕镇埕口村东昌路15号。1999年2月28日被监视居住,同年3月11日被刑事拘留,4月15日被逮捕,现押于福州市第一看守所。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江家云、魏金宝、方是铿、高福南犯间谍、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一案,于1999 年8月24日作出(1999)榕刑初字第164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魏金宝、高福南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

  1991年7月至9月,被告人江家云在海军部队服役期间,被方振辉(另案处理)拉拢,为方振辉、陈宝明(另案处理)提供了20余本“37炮”、“100炮”等军内教材,后由方、陈二人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分得赃款人民币1000元。

  1991年10月,被告人江家云从部队搜集37本枪炮专业书、7张人民海军报,回连江乘陈帮忠、方春华(均另案处理)的船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领取美金80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分得赃款人民币2000元。

  1992年1月,被告人江家云被开除军籍回家后不久即返回部队在513舰上搜集了“上游1号导弹”等军内教材5本,回到连江和方春华、方春祥(另案处理)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化名林继红签收美金600元。

  1992年2月至8月,被告人江家云伙同王勇胜(另案处理)通过原部队战友王平(另案处理)搜集了《舰艇条令》、枪炮、机电、航海专业书20余本军内资料,回连江后,与被告人魏金宝及魏积彪(另案处理)二次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2100 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得赃款人民币6000余元,被告人魏金宝得赃款人民币1000余元。

  1993年初,被告人江家云拉拢在部队服役的吴勇(另案处理)为其搜集军事情报,从1993年6月至1994年初,吴勇本人或者通过所在部队战友周明光、沈伟佳(均另案处理)等人在部队以及到三都海军观通站七次窃取7本海军杂志、解放军杂志2本、军内教材《防化学》、《防救学》各2本、声纳教材 1本、航海图6张、海军条例、条令5本等军内资料,被告人江家云、魏金宝等人三次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275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得赃款人民币4000余元,被告人魏金宝得赃款人民币3000余元。

  1994年3月,被告人江家云伙同王平窜到上海海军登五支队附近海军上海博览馆,窃取40余份军内书籍,回连江后,被告人江家云、魏金宝和王平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50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得赃款人民币4000元,被告人魏金宝得赃款人民币500元。

  1994年5月,王平从其在80591部队服役的胞弟王小平(另案处理)处窃取长樱杂志等军内资料,由被告人江家云、魏金宝和王平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60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得赃款人民币1500元,被告人魏金宝得赃款人民币1000元。

  1994年7月,被告人江家云收到王平从四川省寄来的几本长樱杂志等军内书籍,被告人江家云与方是铿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50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被告人江家云得赃款人民币1500元,被告人方是铿得赃款人民币900元。

  1995年2月,被告人江家云窜到海军37592部队值班室,在郑学强(另案处理)帮助下,窃走3份海军密语表,而后,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密语表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000元,分给被告人方是铿美金300元,余下美金700元,兑换成人民币后,由被告人江家云、郑学强共得。

  1996年春节至4月底,被告人江家云二次窜到海军37592部队,搜集到7份警通连现场会和新兵训练文件等资料,而后,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800元,分给被告人方是铿美金300元。

  1996年10月,被告人江家云窜到四川省南充市,从王平处搜集到1张河南省洛阳市地图,10余张二炮部队施工现场照片,而后,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被告人江家云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领取美金1500元,分给方是铿美金300元。

  1997年1月上旬,被告人江家云窜到上海吴淞口、黄埔江和舟山长途岛海军驻地一带,拍摄了十几张我海军军舰、码头等军事设施照片。而后,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照片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500元,分给被告人方是铿美金300元。

  1997年9月,被告人江家云乘“浦江一日游”对黄浦江一带的海军军事目标进行拍摄,而后,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乘被告人高福南的船到马祖海域,将拍摄的照片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200元,分给被告人方是铿美金400元,余下的赃款兑换成人民币后分被告人高福南450元。

  1997年11月,被告人江家云拉拢在部队服役的雷积通(另案处理)为其搜集情报。1998年1月,被告人江家云窜到舟山伙同雷积通在533舰码头帆缆仓库里偷了10本枪炮、雷达等军内资料,而后,被告人江家云、高福南乘船到马祖海域,将军内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500元,被告人高福南分得赃款美金300元。

  1998年1月至1999年1月间,被告人江家云伙同雷积通再次到533舰码头帆缆仓库里偷了40本军内书籍资料,雷积通及被雷拉拢的夏胜来还为被告人江家云提供了533舰出海训练计划、053H型舰艇模型图、俄罗斯黑鲨潜艇等军事情报。被告人江家云还到上海拍摄了沪东造船厂正在建造的新型军舰照片。被告人江家云带着以上情报与被告人高福南于1998年4月8、9日和1999年1月9日三次出海,在马祖海域将情报提供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3600元,被告人高福南分得赃款美金900元。

  1999年1月12日,被告人江家云把照相机交给雷积通叫其到舟山定海拍摄军事设施,其本人到上海对黄埔江一带的军事设施及海军4805工厂、沪东造船厂所造的新型护卫舰进行拍照。3月11日,被告人江家云带着自己和雷积通所拍摄的军事情报照片和被告人高福南一起出海,在马祖海域,将照片等情报交给台湾军情局马祖站工作人员,被告人江家云领取美金1500元,并带回台湾军情局写给雷积通的一封信,被告人江家云分给被告人高福南赃款美金400元,台湾的信件未交给雷积通即被我安全机关破获。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四被告人的有罪供述,在庭审中各被告人亦对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口供之间能够相互印证,证人程学元、陈宝民等十人证实向被告人江家云提供情报的事实,证人魏积彪、陈邦忠的证言与被告人方是铿、高福南、魏金宝的供述证实了被告人江家云向台湾间谍机关提供情报的事实。收缴的部分照片及照相机证实了被告人收集我军情报的事实,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保密委员会对被告人江家云等人提供给台湾间谍机关资料进行的密级鉴定,连江县国家安全局对被告人魏金宝投案自首的证明等证据证实。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江家云多次窃取、收买,并非法向台湾间谍机关提供国家秘密、情报,其行为已构成为境外窃取、收买、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被告人方是铿、高福南、魏金宝帮助被告人江家云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情报,其行为均已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被告人江家云是主犯,被告人方是铿、高福南、魏金宝是从犯,被告人魏金宝在案发后能主动投案自首,可以从轻处罚。依法判决:一、被告人江家云犯为境外窃取、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二、被告人方是铿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三、被告人高福南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四、被告人魏金宝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五、作案工具照相机一台、手提电话一部予以没收上缴。

  被告人魏金宝以一事两罚于法无据,其犯罪情节较轻,原判量刑畸重提出上诉,请求改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魏金宝的犯罪的危害后果和犯罪情节极其轻微,以上诉人同样的理由进行辩护。

  被告人高福南以其被引诱参与作案,属情节较轻,原判量刑太重提起上诉;辩护人以同样理由和原判认定高福南参与犯罪的次数与实际不符,进行辩护,请求改判。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魏金宝、高福南多次窃取、收买,并非法向台湾间谍机关提供国家秘密、情报,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有证人程学元、陈宝民、王勇胜、王平、王小平、吴勇、周明光、郑学强、金益琴、雷积通证实向被告人江家云提供情报的事实;缴获的赃物部分照片及照相机也证实了江家云进行搜集情报活动的事实;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保密委员会对被告人江家云等人提供给台湾间谍机关的资料进行的密级鉴定,证明了上述情报属绝密、机密、秘密和内部资料;证人魏积彪、陈邦忠主证言证实了被告人江家云向台湾间谍机关提供情报的事实;以及被告人江家云、方是铿、高福南、魏金宝在庭审中的有罪供述;连江县国家安全局对被告人魏金宝投案自首的证明等证据证实了魏金宝投案自首的事实。被告人魏金宝上诉称其行为一事两罚,辩护人提供了当地镇综治办出具的被告人魏金宝已被其行政处罚的证明,也未提供处罚文件和收款收据,查当地镇综治办不具备行政处罚权,所谓一事两罚没有事实依据。被告人高福南的辩护人提出原审认定高福南参与犯罪次数不当,查被告人高福南的一审庭审中相关的陈述,对1997年11月参与犯罪供认不讳;同年9月份这起,辩解江家云说去买鱼,实际并没有买鱼,他有得到人民币450元,高福南还曾供述该次出海“在船上看到江家云的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信封,方是铿赶紧拣起来。”其出船时间、停泊海域、高额利润等情节,足以认定高福南此次出海主观上是明知去贩卖情报的。其辩解没有事实根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江家云多次窃取、收买,并非法向台湾间谍机关提供国家秘密、情报,其行为已构成为境外窃取、收买、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被告人方是铿、魏金宝、高福南均多次帮助被告人江家云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情报,其行为均已构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告人江家云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犯罪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方是铿、高福南、魏金宝在共同犯罪中均起次要作用,系本案从犯,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魏金宝能投案自首,应从轻处罚。被告人魏金宝及其辩护人提出一事两罚和犯罪情节较轻的理由,被告人高福南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审认定事实不实及犯罪情节较轻的理由,均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百一十一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下一条信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例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