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咨询电话:13983170500
经典案例
赖泽锋诉刘福生经营权承包合同纠纷再审案 被浏览次数:30次 发布日期:2014-09-04

江西省瑞金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瑞法民再字第3号

  
  抗诉机关江西省赣州市人民检察院。
  申请再审人(原审被告、又系原审反诉原告)刘福生,男,1961年8月生,汉族,江西省瑞金市人,个体户,住瑞金市象湖镇瑞明村冯屋岗。
  委托代理人赖纯瑞,系江西华瑞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 证号14971988111302。
  被申请人(原审原告、又系原审反诉被告)赖泽锋,男,1959年10月生,汉族,江西瑞金人,工人,住本市象湖镇八一路46号。
  委托代理人钟瑞明,系江西红都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14971992111295。
  原审原告赖泽锋与原审被告刘福生经营权承包合同纠纷一案,原经本院于2003年6月22日作出(2003)瑞民商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原审原、被告均未提起上诉,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赣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04年9月23日向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赣州中级人民法院将此案交由本院审理。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由审判员危先平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钟同锋、杨世荣参加评议。于2005年2月2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赣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瑞金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熊艳华、杨金水出庭支持抗诉,原审原告赖泽锋及其委托代理人钟瑞明,原审被告刘福生及其委托代理人赖纯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审查明:2002年7月22日,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聘请原告赖泽锋为瑞金市回收集中点业务负责人,并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特种行业许可证、报废汽车回收企业资格认定书等交于原告,瑞金回收集中点为杨远运和原告合伙经营,其中原告赖泽锋为40%的股份。2002年8月26日,原告赖泽锋与被告刘福生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协议规定:乙方(被告)承包甲方(原告)40%股权即经营权;乙方在签订协议之日起,应缴清甲方上交赣州报废汽车回收拆解公司管理费4500元和因办有关手续所支付的其它费用3500元;乙方在签订本协议之日起,承担甲方每月工资800元整,每月15日前交清;期限为2002年9月至2003年7月31日;如有违约,应处违约金1万元的处罚。协议签订后,原告分别于2002年9月月27日、2002年10月4日从被告手收取应付南方汽车拆解公司管理费6000元及招待费2000元。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每月800元工资,被告以各种理由拒不付款,为此双方产生纠纷,原告于2003年5月28日向本院起诉。被告于2003年6月16日开庭时提出反诉,认为于2002年8月26日双方签订《租赁协议》后,因原告赖泽锋无法提供合法手续,导致瑞金市工商、公安等部门对其查处,无法经营,而2002年9月27日、10月4日原告分别从被告手中收取上交管理费6000元和招待费2000元,并写了二张现金收条,原告通过无效《租赁协议》的形式转包给被告,导致被告无权,无法经营报废汽车回收业务,所以上述两笔费用纯属不当得利应予以返还。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有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与杨远运、赖泽锋于2002年10月16日签订的责任状,杨远运与赖泽锋于2002年12月4日签订的联营协议,赖泽锋与刘福生由2002年8月26日签订的租赁协议,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注册号为3621001001099),江西特种行业许可证(赣公特字C006号),报废汽车回收企业资格认定书、车回证江西第12号,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收款收据,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聘书各一份,赖泽锋的二张收条,庭审笔录等在卷证实。
  原审认为:原告与被告在2002年8月26日签订的“租赁协议”,根据该合同约定的权利和义务内容实质上为经营权承包合同,该合同中原告赖泽锋的权利是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委托经营权,至于原告(受托人)转委托是否经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委托人)同意,是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主张权利是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原、被告签订合同至今该公司未提出合同效力问题。被告及委托代理人以原告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400条规定而认为原、被告所签订的合同无效理由不能成立。原、被告签订的合同符合我国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应认定合同有效。鉴于原告提出解除合同,被告无异议。被告违约应承担本案的主要责任,但合同中违约金部份明显高于因被告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应酌情减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条、第8条、第113条、第114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解除原告赖泽锋与被告刘福生在2002年8月26日签订的《租赁合同》。
  二、被告应当支付原告从2002年9月1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但不超过2003年7月31日)每月800元.
  三、被告应支付违约金5000元给原告。
  四、上述款项限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付清给原告。案件受理费698元,其它诉讼费3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330元,其它诉讼费300元,合计1628元,原告承担328元,被告承担1300元。
  原审被告刘福生在判决生效后不服向检察院提出申诉,赣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04年9月23日向赣州中院提出抗诉。其理由是:原审法院民事判决认定“原告(赖泽锋)、被告(刘福生)签订的《租赁协议》符合有关法律规定,该合同有效。”这一认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理由是:
  1、瑞金市回收集中点仅是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在瑞金市设立的收购点,并未依《中华人民共和国登记管理条例》办理分支机构(分公司)登记,没有取得与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相同的经营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9条:“当事人订立合同,应当具有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之规定,当事人应当具有缔约合同相应的民事权利能力,赖泽锋作为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责任公司聘请的瑞金市回收集中点的业务负责人,在没有依法取得报废汽车回收经营资格的情况下与刘福生就报废汽车回收经营权签订租赁合同,因此,该合同由于主体资格的欠缺而归于无效。


  2、刘福生是个体工商户,赖泽锋与其签订的“租赁合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一款、第二款“国家对报废汽车回收实行特种行业管理,对报废汽车回收企业资格认定制度。除取得报废汽车回收企业资格认定的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报废汽车回收活动。”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无效合同的规定,刘福生与赖泽锋2002年8月26日签订的“租赁协议”无法律效力。
  3、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事前或事后都没有授权赖泽锋将瑞金回收集中点的报废汽车回收经营权承包给他人。
  综上所述,瑞金市人民法院(2003)瑞民商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故提出抗诉,请依法再审。
  再审被申请人赖泽锋答辩的主要理由:一、原审原告取得了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在瑞金市范围内的报废汽车回收业务的经营权,有该公司发给原审原告的聘书可以证明。二、瑞金回收集中点不属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在瑞金设立的分支机构,只是公司在瑞金的延伸服务点,因而不存在是否具备报废汽车回收经营资格的问题,更不存在合同主体不适格的问题。三、刘福生也是集中点的工作人员,他也是以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名义经营,所以也不存在经营资格的问题。四、抗诉意见第三点认为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事前事后都没有授权赖泽锋将瑞金回收集中点的报废汽车回收经营权承包给他人。原审原告只是将集中点40%的经营权交由被告刘福生自主经营,并对原告负责,根本不存在公司另行授权或追认的问题。即使需要授权或追认,这也是原告与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主张权利的应是公司,现合同已履行完毕,期间被告并未提出合同效力问题。因此,此抗诉理由也不能成立。
  再审查明:2002年7月22日,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聘请原告赖泽锋为瑞金市回收集中点业务负责人,并与其签订了责任状,规定集中点的负责人应由公司聘任。随后,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特种行业许可证、报废汽车回收企业资格认定书等交于原告,瑞金回收集中点为杨远运和赖泽锋合伙经营,其中原告赖泽锋为40%的股份。2002年8月26日,赖泽锋与同是集中点工作人员的刘福生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协议规定:乙方(刘福生)承包甲方(赖泽锋)40%股权即经营权;乙方在签订协议之日起,应缴清甲方上交赣州报废汽车回收拆解公司管理费4500元和因办有关手续所支付的其它费用3500元;乙方在签订本协议之日起,承担甲方每月工资800元整,每月15日前交清;期限为2002年9月至2003年7月31日;如有违约,应处违约金1万元的处罚。协议签订后,刘福生即开始经营。赖泽锋分别于2002年9月27日、2002年10月4日从刘福生手收取应付南方汽车拆解公司管理费6000元及招待费2000元。赖泽锋要求刘福生支付每月800元工资,刘福生以各种理由拒不付款,为此双方产生纠纷,赖泽锋于2003年5月28日向本院起诉。刘福生于2003年6月16日开庭时提出反诉,认为2002年8月26日双方签订《租赁协议》后,因赖泽锋无法提供合法手续,导致瑞金市工商、公安等部门对其查处,无法经营,而2002年9月27日、10月4日赖泽锋分别从其手中收取上交管理费6000元和招待费2000元,并写了二张现金收条,赖泽锋通过无效《租赁协议》的形式转包给刘福生,导致刘福生无权.无法经营报废汽车回收业务,所以上述两笔费用纯属不当得利应予以返还。
  另查明此案在法院执行过程中已给付赖泽锋执行标的款2000元。
  再审认定事实的证据同原审一致。
  结合抗诉机关的抗诉理由和被申请人的答辩,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赖泽锋、刘福生于2002年8月26日双方签订《租赁协议》是否有效?二、本案的损失如何计算?
  关于焦点一: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与赖泽锋之间签订的责任状是企业内部的管理措施。而赖泽锋将其在责任状的权利义务转让给内部职工刘福生,事先赖泽锋并未取得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同意,事后也未得到其追认。因此,该《租赁协议》应作无效认定。
  关于焦点二:赖泽锋与刘福生协议转让后,刘福生即开始经营,至赖泽锋向法院起诉时止达9个月,因合同无效导致赖泽锋的损失可以赖泽锋与刘福生在《租赁协议》中约定的每月支付800元工资为标准来计算,共7200元。
  综上所述,审理认为:当事人一方将自己在合同的权利义务一并转让给第三人,必须经对方同意。赖泽锋将自己与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签订的责任状中约定不能转让的权利义务转让给刘福生,违反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属无效合同,双方因此所取得的财物应予以返还,赖泽锋收取刘福生的8000元管理费中有4500元已收交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不能认定是其取得的财物,另外3500元应返还给刘福生。对因此造成的损失,应根据双方的过错来承担赔偿责任。赖泽锋违反与赣州南方报废汽车回收(拆解)有限公司的约定转让不能转让的权利义务,应负本案主要责任。而刘福生明知其不能转让而仍与其签订合同,其自身也有过错,且其实际进行了经营并获得了利益。因此,对赖泽锋的损失也应负相应的赔偿责任。至于在执行过程中收取的2000元标的款应在执行程序中处理。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第八十八条,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申请再审人刘福生与被申请人赖泽锋于2002年8月26日签订的《租赁合同》无效。
  二、赖泽锋应返还管理费3500元给刘福生。
  三、刘福生应赔偿赖泽锋损失7200元的40%计人民币2880元,其余60%计币4320元由赖泽锋自负。
  上述款项双方收支相抵后,赖泽锋仍应支付620元给刘福生,此款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天内支付,款交法院转刘福生收。
  四、驳回再审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其它诉讼请求。
  本诉案件受理费698元,其它诉讼费300元;反诉案件受理费330元,其它诉讼费300元,合计1628元,由赖泽锋承担1000元,刘福生承担62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危先平  
审 判 员  杨世荣  
审 判 员  钟同锋  
二〇〇五年九月十日  
代 书记员  谢玉瑞

下一条信息:钟秋生诉钟桂生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案